当前位置:>碧海银沙>图读湛江 >港城杂谈>正文 报料热线:114

“备享哀荣”话师德

2017-09-11 20:47:29 来源:碧海银沙 我要评论(0)

碧海银沙网讯(文/宋立民 编辑/子 安 棱 枫)昨天,第33个教师节,来自四面八方的各届弟子纷纷来人、来信、来函、来电、来鲜花、来贺卡,使得站了36年讲台的笔者有点飘飘然。

  然而,昨天夜里,静静地躺在床上,一闭眼,总是看到一个素昧平生的、离去12年之久的老师的身影。这身影常常使疲惫的笔者振作起来,继续备课或者写作。

  他叫晏才宏,上海交大一名普通教师,2005年3月12日因肺癌离去,享年57岁。

  我的文件夹里收藏着一份截图,每次看到都怦然心动。那是2005年4月7日,上海交大BBS上师生们自发为晏老师捐款的统计表,上面是70多位师生的捐款,最少的50元,最多的10000元,大多是100、200、500元不等。笔者不知道这个名单有多长。而且,那时候还没有微信的“水滴筹”、“轻松筹”,当时的工资也远远不如现在高。

  “我碰到过的最好的老师”,这是弟子不约而同的重复。在晏才宏老师去世三天内,上海交大校园BBS上,发表了学生千余篇悼念文章,学生还自发筹资为他出版纪念文集。

  “他的课充满了激情,从头到尾都扣人心弦,简直像一部精彩的电影。”“不知道天堂里是不是也会有人学习电路呢?如果有,他们真的很幸运。”——晏老师讲电路课,从不拿讲义,仅仅是一杯水,几根粉笔,但是板书俊秀,嗓音洪亮,几乎场场爆满,座无虚席。他思路清晰——一道题他能够给出20种解法——让学生如坐春风。学生评教,晏老师常常是一百分,大把教授副教授赞不绝口,说:“我教课比晏老师还差很远。”弟子称他的课为“魔电”。

  没有谁要求,自觉为学生答疑、补习,占据了他大量课余时间。为方便辅导,他贷款在校区旁买了新房,并专门辟出一间“答疑房”接待学生。

  他貌不惊人,绰号“关公”,喜欢抽烟。弟子回忆:“如果你在课间去教室里找先生,只要站门口扫一眼,看哪个角落里众学生围成一团,中间一缕青烟扶摇直上,肯定就在那里了。”

  他爱吃肉,时常开玩笑说:“学生满意我的课,比吃猪蹄还香。”

  他的“学生”辐射很广:一次跟妻子上街,家具店主读初中的女儿面带难色地做题:数学不及格。他立马坐下来帮孩子讲解补课,临走留下联系方式,这样一补就是两年。为某知青子弟学校学生补习,一补又是7年……此类义务劳动数不胜数,他从来分文不取,乐在其中。学生早已看出来:“这个老师,是不是吃饭休息的时候,脑子里面也都是二极管呢?”

  2004年十一长假过后,他一如既往地出现在讲台上:“假期我去做了检查,昨天拿到结果,肺癌晚期。这是我给大家上的最后一课。”

  他的语气平静得让课堂沉寂。那一天,他比较忧郁,没有再微笑,讲话有点激动。那一天,从不拖堂的他好像没听见下课铃,继续讲下去。最后,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粉笔时,他的眼中透出无奈和哀伤。
  然而,一周后,他又出现在讲台上:“新老师还没到位,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把第一章讲完,以便新老师日后衔接。”那一课,学生们是含泪听的,教室里依旧十分寂静。“如果说教学是一门艺术,那么你们就是我未能完成的艺术品。真对不起!”下课时,他向学生表示歉意。

  掌声久久不息。那是带泪的掌声,是送别的交响曲。

  即便在住院部的病房里,他还继续给前去看望他的学生现场画图讲题。后来癌细胞扩散,颅内大量积水,说话已经困难了,他还对妻子说:“帮我到学校定一间大点的教室,把学生召来。你带上一杯水,我说不出话时给我喝一口,我还想再讲一课。”——这个心愿终于没有实现。

  他的弟子评论:“那个学期,是我大学四年最最刻骨铭心的一个学期,一个让我告别自卑,勇敢地站立起来的学期。而所有这些功劳,都是因为您。”

  更为重要、醒目而且具有思考价值的是:这位有口皆碑的57岁的老教师,却是因为不写论文而无法评上副教授——这在三十上下副教授林立的高校绝对是“奇葩”。晏老师说:“发表学术论文要十分慎重,必须在某个领域有突破性的创见才拿得出手。”而且,他几乎没有写文章的时间。

  就这样,“备享哀荣”的晏才宏老师,以“讲师”的名义悄悄地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想想自己已经做了17年正教授,何曾像晏老师那样敬业过?真是无地自容。

  晏才宏的举动当年就引发了教育界的激烈讨论,现在更是答案清晰:看看垃圾论文充斥、抄袭此起彼伏、“枪手”公开标价、国外杂志大批量撤稿……从来不教本科基础课甚至不怎么上讲台的“教授”个个有名有利,腰缠万贯,直到用“课题经费”包二奶——高校教师评价体系的改革,难道不是迫在眉睫吗?

  好在笔者发现,现在的弟子并不在乎“正教授”、“副教授”、“讲师”或者“省级项目”、“国家级项目”这些词语,有没有有水平,是不是对自己好,学生洞若观火。

  “平生德义人间诵,身后何劳更立碑。”没有“教授”的称谓,并不是晏才宏老师的不幸,而是某一套标准的羞愧。笔者的任务,是在每一学年的第一次课上,带着弟子复习“晏才宏”的名字。因为“一个人遇到好老师是人生的幸运,一个学校拥有好老师是学校的光荣,一个民族源源不断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好老师则是民族的希望。”

本文已被阅读过2034次,最近七天597次, 今日 6 次。

讨论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系列报道
娱乐推荐

※ 碧海银沙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碧海银沙"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碧海银沙网站,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碧海银沙网站"。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碧海银沙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碧海银沙网站《图读湛江》编辑部 电话:0759-3398000 。

分享
1506099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