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碧海银沙>图读湛江 >城乡风貌>正文 报料热线:114

寻访盐灶村

2017-08-13 10:30:01 来源:碧海银沙 我要评论(37)

盐灶村101岁的老盐工吴加刚爷爷讲述在盐场工作的经历(黄观弟 摄)

  碧海银沙网讯(图/黄观弟 吴少王 文/唐少连 编辑/常 盛 少 琼)湛江市的村名,很有特色,几乎每个村名都有来历。以东海岛的东简街道办为例,随手列举几个村名:水洋(村前濒海,海潮暴涨时汪洋一片),龙腾(村前地势逶迤如龙),后湖(原为沙滩,后风沙刮成洼地,积水成湖),赤岭(地处高处,土呈赤色),极角(地处陡坡,形如牛角)、盐灶(村民以建灶煮盐得名)等等。

盐灶村的吴树琼大叔(右一)向我们介绍该村的情况(黄观弟 摄)

72岁的老盐工吴宗朋介绍在盐场工作的经历(常盛 摄)

与盐灶村相邻的庵里盐场的盐仓,该盐场十几个盐工是盐灶村的(常盛 摄)

  每次坐车去东南,半路上都看到“盐灶村”的村名牌,高高耸立,十分醒目,对此极感兴趣。该村煮盐?盛夏时节,专程踏访。

盐灶村十几个盐工在此工作的庵里盐场,由于盐管政策变动,盐场被迫于今年停产了。昔日忙碌的办公地点,如今长满了杂草(黄观弟 摄)

11年前晒制的精盐,村民舍不得食用,这是村前盐场最后一次收获的盐,保存在庭院树荫下的瓦坛里(黄观弟 摄)

11年前,村前的16.2公顷盐田整体卖给国联水产公司,改造成虾池 (吴少王 摄)

  建灶煮盐得村名

  翻阅《湛江市地名志》(广东省地图出版社1989年版),这样介绍:“盐灶村:含盐灶、西坡二村。在湛江市区南边东海岛东南端,西北距霞山区26公里,东近菴里盐场(“菴”同“庵”,下文均用“庵”)。属东简镇。人口871。村民以建灶煮盐得名。村前濒海,聚落沿海岸东向呈块状,盐场占地32公顷。常年产盐400吨左右。植有防护林607亩。部分村民从事鱼塭养殖。有小学。”

  书上得来终觉浅。这资料也是28年前的。虽是东海岛人,但对盐灶村陌生,是首次踏访。走村串户,请教长者,访问老盐工,查阅村史族谱,算是有了点皮毛的认识。

  盐灶村,在东海岛的东南端,隶属东简街道办东南村委会,距离东简街道办约7公里。分为上下两村。上村的地势较高,历史较久,约600年。下村地势低洼,靠近海滩,居住约200年。实地踏访得知,先祖搬迁来盐灶村时,择高处而居,免去雨水浸巷、庭院积水之苦。随着人口的增加,原有的村落已不能很好地满足居住,子孙后代巧做疏浚,低洼之处建宅起屋,安然而居。上下两村,田坑相隔,大路连通,田畴碧野,高低呼应,风姿绰约。上村人口较多,有1200多人,下村只有700多人。全村只有一个吴姓。

蓝天白云下,虾池连片,方塘紧挨,底细莫测,一条条对虾,在水底世界游得欢(吴少王 摄)

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常盛 摄)

大榕树下,是村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常盛 摄)

  盐灶村,原来的村名并非如此。据《吴氏族谱》记载,明朝永乐年末,原在福建省兴化府莆田县珠玑里经商的上贤公,南下广东,另择宝地拓展商路。怎料途中,船遇飓风,被迫就近靠岸登陆。上岸之地,就是如今的盐灶村。上贤公在烟楼岭南麓开基,以岭的名字作为村名——烟楼村。随着上贤公的落地生根,建家立业,后代兴旺,人口众多,聚居地日渐扩展,“烟楼村”已不能概括,遂恢复了原本的村名——那速村(壮语与汉语混合村名,意为筑堤成田)。直至清朝康熙年间,盐灶村的第八世祖吴官玻公,在村前的海滩上,抟泥,搭灶,煮盐。村民或帮工或仿做,以此谋生。建灶煮盐,成了村庄的特色。村民索性将那速村改名盐灶村。这个村名一直沿用至今。

  烟楼村——那速村——盐灶村,悠悠六百余年,村名三次更改,先坡岭方位,后田地来源,再到村民主要职业。村名与建灶煮盐挂钩相连,也有三百多年了。

  盐灶村的最大特色,就是一个盐字。据介绍,盐灶村一直有盐田,以前,盐田是村里的地主富农所有。新中国建立后,盐田归集体。曾一度因无人管理,海田被冲毁,盐田荒废。1966年重建盐田,16.2公顷,集体所有,有5个生产小队,共十七八个盐工。生产的盐,以工业用盐居多。村民晒盐制盐,在盐场做工,一直持续到十多年前。2006年,村前的盐田整体卖给国联水产公司,改造成虾池。打这之后,村民才不再晒盐。

  晒盐制盐的痕迹,在村中依稀可寻。村前的虾池,可揣度盐田的规模,连片几百亩,好不壮观。请教村中长者晒盐制盐秘诀,对答如流。村民吴树琼家,庭院树荫下的几个瓦坛,还精心保存着11年前晒制的精盐,至今舍不得食用。那是村前盐场最后一次晒盐收获的,在村民的眼里,意义重大,那可是盐灶村的珍宝啊!

  盐灶村,有一些年长的老盐工。他们是庵里盐场(与盐灶村相邻)的正式职工。盐场职工,国家供应大米和花生油,每月大米38斤,花生油4两,猪肉8两。可惜老盐工有些已故去,庆幸的是,这次到盐灶村踏访,找上了101岁的吴加刚、83岁的吴元周、80岁的吴公发、79岁的吴继光等9人。

  101岁的老盐工吴加刚,生活尚能自理,并能照顾已96岁,但身体不大好的老伴,就是耳朵有点背。

  岁月的风霜如刻刀,长年的晒盐生涯,在老人的脸庞上留下了刚毅的印记。说起盐场,吴爷爷记忆深刻。他还清楚地记得,旧社会,他经常划着小舟,运盐到赤坎卖。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盐场干活。有趣的是,这位没有上过学校的老人,竟能用雷州话背诵《三字经》,雷州歌更是脱口而出。可以想象,在艰辛的晒盐工作中,他们用特定的方式,追求生活乐趣,精神世界富有。

  曾经家家参加,户户晒盐的壮观场景,已成为历史。如今的盐灶村,制盐业成了明日黄花。老盐工另寻谋生途径;年轻人勇于创新,不走父辈的谋生之路,早已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外出打工、跑运输、搞海水养殖、当渔民、赶小海……尤其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跑运输的村民最多。仅1994年,就有100辆能运载三四吨货物的小货车在深圳跑运输。后来,搞运输不好赚钱,又转做其他职业了。

明朝期间遗传下的高约1.5米,身大直径约0.6米,重约600公斤的坐式石狗神像,安坐在村后镇守东方飞沙,如今已在村子中间了(黄观弟 摄)

清末,盐灶村的盐田老板,东海首富吴家廉的住屋——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保护良好(黄观弟 摄)

  村名见证制盐业

  盐灶村,因盐得村名,因盐而出名,一直流传下来。从某种意义上说,以“盐”字命名的盐灶村,留下了湛江市制盐业的脚印,见证着全市制盐业的前世今生。

  从湛江制盐业的历史来看,东海岛盐灶村这一带,是发源地之一。制盐业是湛江市境域最古老的手工业之一,历来在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湛江市海岸线1555.7多公里,海潮直抵岸脚,利于发展制盐业。

  从唐代始,广东沿海地区百姓就有“煮海为盐、远近取给”的作法。宋淳化年间(990年),沿海地区百姓开始煮熟盐。南宋绍兴初年,本地开始建立盐场。清乾隆十九年(1754年)开始晒水产盐,随后熟灶日少,生𡏺渐盛。咸丰五年(1855年),晒水产盐技术由东海岛、南三岛传入海康、徐闻,随之本地区沿海一带筑起了一批小规模盐田。

  从《湛江市志》的这段记载可看出,早在160多年前,东海岛的晒水产盐技术,就在湛江境域内首屈一指,有许多定型的做法和成熟的经验。

  东海岛的主要产盐区,集中在东简的庵里、盐灶这一带。盐场主要分布在庵里村、东参村等地,其中,建于清乾隆年间,位于东简的庵里盐场最有名。庵里盐场可以说是雷州半岛地区乃至粤西地区较早使用“海水煮盐”生产工艺的著名盐场。一直以来,为雷州半岛盐业系统输送了一大批制盐生产工艺技术人员。盐灶村的制盐骨干,被吸收到庵里盐场当技术员。

  踏访那天,我们在“湛江市庵里盐场公共户口薄”(市公安局一九八九年颁发)中看到,该盐场的308名职工,有10多人是盐灶村的。

  踏访盐灶村之前,我们对“建灶煮盐”特感兴趣,试图找到保留下来的旧灶和煮盐用具。实地踏访了解到,“建灶煮盐”只是个通俗的说法。早期,曾有一些小作坊式的、家庭式的建灶煮盐,但盐灶废弃很久了,更不需柴火煮盐,而是引海水于盐田,烈日暴晒,风力相助,蒸发水分,结晶成盐。
  另据《湛江市志》记载,到1990年,湛江市盐场76个,其中省属国营盐场2个,地方国营盐场4个,集体和个人盐场70个,盐工盐民3600人,盐田生产面积2913公顷,年产原盐14.5万吨,占全省的40%,产值为2120.5万元。

  踏访盐灶村那天,我们也到庵里盐场采访。在与盐场干部余武养、余为强,会计余国志等的交谈中,获知庵里盐场的基本情况:占地面积180多公顷,职工308人,年产海盐2000吨左右,历史最高年产量达19903吨。20世纪60年代末,庵里盐场归湛江市郊区管辖时,每年上缴税收70万~100万元,产量最高时,曾上缴利税1000多万元。

吴氏宗祠,始建于清康熙年间,2002年重建,面积420平方米(黄观弟 摄)

盐灶村村貌一瞥(吴少王 摄 )

  几点思考和启示

  在湛江市,带有盐字的村名还有许多。在东海岛,与盐灶村相隔不远的,就有盐灶坡村(属民安街道办);在遂溪县乐民镇,有盐仓村;在雷州市,纪家镇有盐村和盐灶仔村,北和镇有盐庭村;在徐闻县大黄乡,有盐坡村。也有一些村名,原来与盐灶有关,建国后改名了,如坡头区南三岛的油吉塘村,原名就叫新灶村(村民以煮盐谋生得名)。

  光阴荏苒,物换星移。如今,这些村庄徒有盐名,灶不存,盐不见,旧迹难寻。

  伫立盐灶村前,放眼虾池,追忆盐田,微风轻抚,思绪纷飞。

  ——保存旧址,开发旅游。盐灶村,因建灶煮盐而得其名。如今,早已名不副实,村里的长者都不知道盐灶,更别说年轻人了。

  在踏访中,村民吴树琼(67岁)告诉我们,他当村干部期间,1994年时,村里进行“改低工程”,曾在村前的海滩——长坡,挖到旧盐灶的灶泥。根据挖出来的泥块,可以看出,几百年前的盐灶,并非用砖块砌成,而是用海泥揉圆,晒干,砌成灶。久经火烧,色呈暗红。坚固无比,手捏不碎。只可惜,都被轰隆隆的推土机碾压碎了。盐灶仅存的一点儿痕迹,没有了。

  听罢,无不感慨。如果当时收集起来,加以保护,并收集制盐工具,制作模拟图,条件成熟时建立村庄博物馆,让村里的年轻人,千千万万的后人参观,该多好啊。

  盐灶村与宝钢湛江钢铁工业园区,同在东简街道办,两者相距十余公里。要是将村庄的盐业博物馆,与宝钢工业园结合,开发乡村旅游,打造两大亮点,先参加古老的制盐工艺,再看看现代化的制造业,有村野也有工厂,有农耕也有摩登,这边鸡鸣农舍,那厢机响厂区,庄稼与牛羊同在,钢花与汽笛共存。这种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美丽画景,该是多么令人神往。

  ——弘扬吃苦耐劳精神,珍惜幸福生活。101岁的老盐工吴加刚,虽然子孙非常孝顺,不让他干活,但一生劳动惯了的吴老,岂肯空闲,洗衣、煮饭、帮忙看曾孙,忙个不停。72岁的老盐工吴宗朋,在盐场干了12年,直至后来到霞山帮亲戚看家私城。盐场高强度的露天作业,让他养成了吃苦耐劳的精神。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鸡鸭成群,劈好的柴,一堆堆码得整整齐齐,更用泡沫箱,装着泥土,在楼顶种菜。站在院子里,抬头就能看到长势良好的各类青菜。眼前所见,队友连连赞叹,吴宗朋却连连说,这没有什么,盐场劳作惯了,停不下来,楼顶种菜,养鸡喂鸭,随手而做。

  看着眼前这个敦实、黝黑、健壮的老盐工,可以想象得到当年他们在盐场,顶烈日,冒风雨工作的情景。日晒雨淋、刮风下雨,依然坚守岗位,辛勤劳作。

  何惧艰难与困苦,汗水浇开幸福花。老盐工热爱本职,吃苦耐劳,他们的人生经历,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值得学习和弘扬。

  ——产业转移大势所趋。盐灶村的盐田,被虾池取代。昔日安静的盐田,被增氧机喷出的白色水泡打破宁静。粤西地区盐业系统的开创者之一的庵里盐场,即使是当时该区最大的集体盐场,也在产业发展的转移中被淘汰了。由于盐管政策变动,生产的盐达不到标准要求,被迫于今年停产了。昔日忙碌的办公地点,如今长满了荒草,只有零星的几个职工守护着,盐田一片荒凉……听着老员工讲述那曾经的繁荣,感慨无限。在大工业发展日益加快的今天,传统小工业如何主动适应,盐工的切身利益如何保护,值得深思。

本文已被阅读过10485次,最近七天3250次, 今日 21 次。

讨论区

  • 中国移动网友2017-08-15 02:53:55
    你所说的就是我们的村庄。美丽小渔村盐灶村。
  • 中国移动网友2017-08-15 02:50:56
    我们村也叫盐灶村,全村姓吴,也因傍海建灶煮盐而得名。与文中提到的盐灶村极为相似。
  • 浙江省台州市网友2017-08-14 17:27:30
    遂溪县乐民镇也有一个盐灶村,至今未寻的宗族根源所在之处
  • 中国移动网友2017-08-14 17:17:59
    我们村也叫盐灶,曾经也产盐,也姓氏也是吴。支持兄弟村
查看更多评论 (37)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系列报道
娱乐推荐

※ 碧海银沙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碧海银沙"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碧海银沙网站,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碧海银沙网站"。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碧海银沙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碧海银沙网站《图读湛江》编辑部 电话:0759-3398000 。

分享
1503188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