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碧海银沙>图读湛江 >城乡风貌>正文 报料热线:114

园林、祠堂和吕氏家族

2017-08-09 16:36:20 来源:碧海银沙 我要评论(1)

精美的石雕

  碧海银沙网讯(图文/龙 鸣 编辑/文 和 少 琼)去年九月,人民日报刊发了一篇题为“祠堂是安放我们灵魂的栖息地”的文章,赞誉祠堂是“正宗的中国‘国粹’,是一方方最独特的“中国印””。可是,中国大地无数的村落里,这一方方‘中国印’早已破败不堪,甚至完全消失,或者栖留在老年人的闲谈中,成为在村庄间飘游的传说。

  都说岭南因离逐鹿不止的中原地区较远,又因五岭阻隔,成为中国古代文化的贮存库。洪秀全的起义军也未扫荡过这里的文化遗迹,祠堂,应该还有不少存留吧。为此,盛夏时节,我应邀访问了市政协原副主席吕冠嵘先生的家乡,麻章区太平镇吕宅村。这次访问,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里的大树、祠堂,和前两者荫佑着的吕氏家族。

屋顶上有番鬼托梁

芳名榜

  古树,社会的晴雨表

  沿雷湖快线观望公路两旁的田野,除了果林庄稼,雷州半岛的红土地几乎全被桉树覆盖,似成一统天下。在岭南地区引种这种原产于澳大利亚的喜光、喜湿、耐热的桃金娘科植物,肯定有其道理。可是时间长了,它挤压了本土植物的生存空间,甚至消灭了本地植物的多样性,让人担心。听说有的地区已经开始立法限制这种植物入侵。

  进了太平镇吕宅村,这种担忧顿时减轻,放眼四望,骤感气象一新。村口有一片相当大的园林,奇树泼绿,品种繁多,有凤凰树、木棉树、菩提树、高山榕、小叶榕、五味子等。美丽异木棉花期未到,凤凰树花开盛期已过,枝头绿浓红稀,五味子果实多得让人易得密集恐惧症,在压弯的树枝上缓缓灌浆,颜色也由绿变红、变紫。因佛教传播而声名远扬的菩提榕尤其茂盛,心形叶色深绿,枝叶扶疏,浓荫盖地。移步换景,树丛间露出一块巨石,上写“留园”,后面是六角飞檐的“吕公亭”。这条村庄名为吕宅村,辞白意显,这里居住的是吕氏一族。

  一条村庄,有这么一大片园林已经有品位够档次,没想到这只是村头一景,如一部史书的前言,一部乐意的序曲。吕冠嵘招呼我上车,离开新村,穿过一片原野,一路往海边老村驶去。沿路的凤尾竹、椰子树、银海枣、鱼尾葵、散尾葵木、大黄椰等倒退而去。吕冠嵘说,这里将来会成为林荫大道。走了好一会儿,才到老村,迎面是地图上都有标识“太公园”。

  一块巨大的玄武岩上,“太公园”几个大字虬劲端庄。文化广场上有太公塑像,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长髯飘拂,一手握兵书,一手持钓杆,神态怡然。座像下的石头上刻有“思源”两个大字。太公即吕尚,也就是鼎鼎大名的姜子牙。旁边有一高大亭阁,上写“合一亭”,大约取“天人合一”之意。合一亭连着一条长长的曲廊,婉蜒入园,几个儿童在跳跃嬉戏。

  太公园里的植物更多,许多树种共生此园,吕冠嵘当即给我扫盲,教我分辨巴西风铃木、大叶紫薇、小叶紫薇、白银树、紫檀树、海南黄花梨、山竹、佛肚竹、小叶榕等。他抚着一株株树菩提榕和美丽异木棉,像爱抚一群孩子。他当市规划局长的时候,业余时间也在规划着自己的村庄,他把树种埋在花盆里繁育,等树苗长得有点模样,才移植到这里。王中丙、许顺等市委领导都来过此地,种树留念,勒石以记。往里走,如我所愿,看到不光是次生林,真有几棵通身披满岁月古树。有一棵大榕树,树下立石刻字“天赐罗伞”。树龄定有百年以上,树形优美,仪态万方,堪称园中之王,其蓬勃之势散发着一种自由气息,随时给人以鼓舞。仰望片刻,吕冠嵘在树林中指着一种种,一棵棵树给我介绍,语气里包含着对树木有着极深的理解和热爱。

  太公园旁的一块大石上,刻着吕冠嵘写的《太公园序》,其中列举吕氏宗亲历史上出过的将相英雄、名流豪杰,有吕不韦、吕端、吕蒙正、吕祖谦、吕布、吕洞宾、吕留良……讲到这里,吕冠嵘讲了吕不韦与赵姬的故事,略带狡黠地说:秦朝本是我们家的江山。我跟他开玩笑说:秦始皇可是个伐树能手,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有言:“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秦始皇为了建阿房宫,伐净四川山林。说到这里,我隐约意识到树木与百姓联系极为密切,古代百姓敬惜大树,见之都要行礼,上山打柴,砍枯不砍鲜,砍双不砍单。如果必须伐树,要看好日子,并在树下上香、磕头,方能动锯。遇到能折腾的皇帝,百姓与树跟着倒霉。有的稀有之木如金丝楠,被皇帝霸为帝王之木,民间流传用此木做的珠串,等同黄金,而帝王用他建整座宫殿,承德避暑山庄的烟波致爽斋,北京玉泉山的某宫殿,都是用金丝楠木建造的。

村头吕公亭

合一亭

  我尊重古树,因为和百上千年的古树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斫伐,已经变得十分稀有,而它们所包含社会学内涵则日渐丰富。古树、祠堂、优秀的族人,往往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太平镇庐山村与吕宅村隔着一条雷湖快线,庐山村头村有碧水,村尾有森林,村中有几棵两人合抱的大树,有富丽豪华的祠堂。这里就出被誉为“清世人龙”的洪泮洙,成为陈瑸的精神导师,教出雷州史上最重要的历史文化名人。

  炼钢,垦殖,包产,都是当时大政,与之配合的意识形态风暴中有风有火,有拆掉一切古建筑,伐掉一切古树的正当理由。在狂风暴雨中,村落里极少数有定力的人像看护风中的灯烛一样,守护着灵魂最后的栖息地。他们被看成老顽固,成为追赶风潮的年轻人批判的对象,他们忍辱负重,绝不让步,守护着这无语的灵物。所以,村庄里的树木其实是一方人精神面貌的写照:如果树被砍光,说明那一方人的精神干涸;如果茂密成林,说明那一方人精神旺健。

  古树最近的一次厄运是城市资本对乡村风景的掠夺,城乡间刮起了一股风潮把许多古树名木连根拔起,由农转非。失去祠堂约束的乡村当权者为了一笔可观的收入,卖掉了村头几百上千年的古树。那棵树可能是乡村青年的心灵地标,当他们从远方疲惫归来,远远看到那棵树,心中会升起怎样的温情?树刨走了,深深的大坑会断了他们的念想。而这些大树被贩卖到了城里,却带不走一村青年的乡愁。它们茕茕孑立,为那些吹气般长起的豪华建筑增添气韵,装点门面。为了搬运方便,那些古树的从冠到根的细枝末节都被崭掉,只剩下一断躯体,秃颓丑陋,毫无尊严。尽管得到精心照料,甚至像人一样挂上掉瓶输液,可叹仍然生气全无,它们已伤了元气,灭了神气。春天来了,残臂似的老干上也会长出新叶,风来了也会枝抖叶颤,可是没有在林中呼朋引伴的快乐,更无呼风唤雨的潇洒,奄奄苟活,狼狈不堪。

  与它们一被强迫进城的还有乡村老人,在城里立住脚跟的孩子一再催促,甚至威逼严令,老人不光洗脚上田,而且穿戴整齐进城,与他们早已熟悉的泥土撕离开,去过别人为他们设计好的生活。在新的环境中虽然衣食无忧,可有谁关照过他们的心情?单调枯燥的生活在他们看来不光不快乐,甚至有些绝望。有一位断了乡村归路的倔强的老人,当儿子儿媳的言辞脸色不能维持其基本尊严,竟然在一棵高可抚顶的龙爪槐下,跪着挂颈而去。乡村老人和进城老树,都离开了赖以生长的乡村泥土的滋养,成为城市里令人唏嘘的独特风景。我曾拍过一张照片,一位形单影只的老人与一棵默然孤立的老树黯然对视,全然不顾身边的车水马龙。

  人既然是从树林中来,应该新开一门阐述人与树关系的《山林社会学》,从把人与动物区分开的有巢氏讲起,其中,钻木取火,介子推,阿房宫,黄肠题凑,帝王之木,大炼钢铁等,似可成为其中的重要章节。

太公塑像

太公园中的古树

  祠堂,灵魂的栖息地

  从太公园坐车再往海边走,就到了祠堂。祠堂前有大树,有池塘,许多老人孩子在树下乘凉,他们和善地与我打招呼,有一位老者张开嘴笑,从没有牙的嘴中倾倒出满腔的慈祥,让人感到春风扑面。几个儿童神色怡然,在广场嬉戏,他们肯定阅读过广场上和祠堂上那些刻在石头上的字,少了“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终极困惑,从小就知道自己祖宗是从哪里来的,历代族人中都有哪些人建功立业,给后世树立了起有体温的学习榜样,从而明白自己有功名也可以进入祠堂,牌位永存,成为后世的榜样。正如曾子所言:“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吕氏宗祠”几个大字是中山大学校长邹鲁先生于民国三十一年题写,足见岁月深沉和该族名望。迎门的雕花木墙上刻着吕氏图腾,是一只太阳火鸟踩着两叠起的石阶。下面的注解称:吕姓是炎帝族支发明宫室大型会堂的氏族的族称。祠堂的作用为:供设祖先神主(牌位),进行各类祭祀祖先的活动,宗族尊长向族众宣讲礼法戒律和道德规范,宗族成员讨论族中事务以及处理宗族内部纠纷。假如族中有子弟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也要在这里进行惩罚。旧时祠堂在电视剧《白鹿原》中反复出现,辈份高有声望的人坐在上首,如同参议院,一干族人在立于堂下,如同众议院,族长白嘉轩为主持人。中华文化内核之统一让人惊叹,从岭南到陕北距离相当于从意大利到挪威,祠堂的作用竟然是一样的。这说明只要是中华民族,其宗族的联结都是极其牢固的。

  上天赐予炎黄子孙两条大河以及广袤的冲积平原,先民没有必要像古希腊人一样航海经商,四处漂泊。希腊人的商业文化势必疏离血缘关系而使氏族解体,变成由地缘关系联系起来的公民。农耕文明如果没有因游牧民族掠扰变成流民,就会一直安静地居住在一个个村庄里,使氏族血缘关系一直保持下来。易中天说:“希腊人把巫术变成了科学和艺术,罗马人用法律替代了图腾,我们民族则以祖宗代图腾,变巫术为礼乐,由此开创了波澜壮阔延绵不绝的伟大文明”。在祠堂里供奉祖宗成为保佑子孙繁盛平安的神灵,活着的人谦卑地祈求祖宗保佑,成则感激祖宗,败则反求诸己。人们在家庭里,按照孔子定好角色标准行事: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家族里最重要的精神依托是法天敬祖,最重要的现实任务是繁衍子孙。所以在我们的国家里,祠堂遍地,家谱续传,凝聚着乡村的灵魂,一个人要想安身立命,依靠的还得是列祖列宗和父老乡亲。

  明初,拱辰公带着他的五个儿子来到麻章太平镇,在这里繁衍生息,如今已经繁衍了二十多代,人口过万。拱辰公是始迁雷州的吕氏始祖,神位供奉在宗庙里,他的五个儿子被他们的后代分别供奉在不同的祠堂里。从明末到现在,全村已有大大小小十几个祠堂。吕冠嵘的祖上是其第二子,祠堂设在三圣庙旁。这座祠堂规模结构与供奉始迁祖的祠堂相仿,只是院子里的几棵高大的菩提榕树格外茂盛,充足的雨水使榕树的根系顶开地砖隆出地面,曲曲弯弯铺了一地,对这支最为旺盛的族系,很有象征意义。

  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在与西方劲敌的交手中屡屡受挫,当我们终于放下天朝上国的架子,认识到知识就是力量,开始引进西方的教育方式。我们也是每周学习五天,休礼拜天,礼拜天是用来做什么的?我们就把它当成休息日。其实,礼拜天在西方社会是是用来做礼拜的,他们要去教堂,在宗教气氛熏染下培养道德品质,学习如何做人。美国有一位专门审理青少年犯罪案例的法官指出:受审的青少年,有百分之九十六是不上教堂的。有此反证,说明教堂的教育作用是很明显的。

  中国人不信教,当然不会把教堂搬进来。但是我们过去并不缺少如何做人的教育,甚至比西方更重视,西方只有教堂,而我们有三堂:庙堂、祠堂和中堂。庙堂由神灵来关照人的灵魂,使其有所敬畏;祠堂由族长及族人关爱人的人品,使其有所约束;中堂敬“天地君亲师”,也是培养敬仰,塑造人格的地方。

  可以确信,辛亥烈士、“五四”健将、共产主义运动的早期英雄,还有昔日北大、清华、西南联大的才子们,都在“三堂”接受过“仁、义、礼、智、信”的教育。他们的行为、举止、谈吐、魅力、乃至相貌,都深深浸染着传统教育及其价值观。“三堂”消失后,有德行的人虽然没有完全绝迹,同时,一些村官成为村霸,他们瓜分集体财产,搜刮民脂民膏,为害一方。还出现了一群炸鱼、电鱼,毒鱼的人,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不惜毁灭一方生机勃勃的世界。这些人不怕庙堂神灵的震慑,没有祠堂族人的规劝,缺失中堂价值观的潜化。他们在使鱼鳖吓蟹及其它水生动植物灭族前,他们的的良知早已泯灭,变成一个危险的人。易中天说:一个人什么都不怕,才真的可怕。

  当《人民日报》发文赞颂祠堂的时候,说明党和国家对祠堂的作用的思考已经趋于成熟。而此时,许多村庄早已着手修复祠堂。吕宅村早在五年前就修复了破旧的祠堂,吕冠嵘的号召深得人心,而吕氏一族也乐善好捐,全族的力量凝聚起来,很快就积聚起相当大的一笔资金,有几家人捐款多达十万!这使他们有力量在原址基础上建成华丽的祠堂和庙堂,村里的庙堂里共有十二根石柱,门口的两根居然是雕刻精美的龙柱!好像是精缩版孔庙大成殿。

天赐罗伞

玄武岩刻太公园

  家族,血脉的河流

  吕氏宗祠前有一池塘,名为葫芦塘,塘前立一大石,上镌吕哲琳撰写的《葫芦塘记》,其中有言:葫芦塘,玄池也。吸灵泉,养浩气,钟天地之华,灌万亩良田。宗祠前修葫芦塘,意深而泽远,惮机且深邃,碧波永荡太公遗风之高尚,日月常舒吕氏春秋之光辉。策划者谁?吾族冠嵘先生也。

  看到吕哲琳这个名字,我眼前一亮,忙问吕冠嵘,吕哲琳是否岭南师院毕业的?回答说是,那就是我的学生了。我在学校教公共课,与学生们只有一个学期的缘分,十五年来,感觉学生江水一样从眼前流过,能记住的名字不多,到我家里做过客的则少之又少。吕哲琳到我家做过客,并被我记住名字和电话。我立刻拨通他的电话,他因工作成绩优异,已经被调往省城。听说我在他的家乡访问,语调里充满喜悦。在祠堂,在宗庙,我又多次看到吕哲琳的《吕氏宗祠重修志》、《吕氏简谱》等文章刻在石上。欣喜地发现,这是吕氏家族成长起来的一代新人。

  吕哲琳提到的“吾族冠嵘先生”即带我参观的市政协原副主席吕冠嵘。在村子里,他的痕迹处处可见。他善写,《太公园序》、《造园感怀》、《留给宗祠的印记》都是他撰写的,他出版过长篇小说和诗集,很有文学才华。他善书,吕宅村不下十几处的刻石书法都是他的作品,宗祠中“祖德流芳”几个大字气势恢宏,足可与著名书法家一比高下。他是一位经过血火沐浴的越战老兵,转业后任湛江市规划局长,市政府秘书长和市政协副主席。从前线回来后,他凭着一股坚韧的毅力,通过拜师和自学,弄懂中国独有的集天文学、地理学、环境学、建筑学、规划学、园林学、伦理学、预测学、人体学、美学与一体的《风水学》,成为高级规划师,湛江市许多园林规划都出自他的手。有此基础,村中文物景物如何安排,自然了然于胸。村头的“太公亭”以及园林,“太公园”里的亭阁楼榭,林木布局,祠堂前的葫芦塘,宗庙前的文化楼,以及古宅一条街,都是他亲手设计的。更可贵的是,他有热情有能力有责任感,对湛江成为全国园林绿化先进城市做过巨大贡献。把这些热情与本领集与一身文武双全之人,还真难得,他的努力与贡献,是湛江之幸,更是吕宅村之幸。

  吕冠嵘与吕哲琳在文章中追根溯源,源头追至传说中的炎帝,有史记载的初祖为太公吕尚,即那位钓鱼不用钩的姜太公。太公姜姓,吕氏,名尚,字子牙,是中国商末周初著名历史人物。因其先祖辅佐大禹平水土有功被封于吕(今河南南阳西),故以吕为氏。吕尚出世时已家道中落,他做过宰牛卖肉的屠夫,卖酒贩米的走卒。吕尚人穷志高,劳作间隙留心天文地理、军事谋略,研究治国安邦之道,期望能有一天能报效国家。可70岁时还报国无门,闲居在家。72岁时遇到姬昌,助其灭殷兴周,建立奇功。吕尚在军事、政治、经济等方面都有卓越贡献,尤以军事为最,被称为兵家之鼻祖,军事之渊薮。

  随后,吕哲琳写道:“吕氏后代,辗转迁移,散居各地。吕氏家族,圣贤将才者辈出。至秦,吕不韦辅佐秦庄襄王登位,后拜为相,著《吕氏春秋》。”一路下来,至汉初,有吕雉。到三国,有吕布、吕蒙。吕蒙是取荆州、败关羽的吴国大将军,是以勤补拙,士别三日,令人刮目相看的吴下阿蒙。从此以降,代有人出。仅以宋代为例,吕氏一族任宰相者有六人:吕蒙正为状元郞,三登相位,宽厚正直,对上遇礼敢言,对下则宽容有雅度;吕端遇到大事不糊涂,入毛泽东诗,表扬人精准的判断力;吕夷简能力超群,忧国忘身,处理复杂国务得心应手;其子吕公著出身相门,却淡泊名利,学问德行为欧阳修所推重。吕大防端肃稳重,善于外交,有佐辅帝王创业治国的才能;吕颐浩有胆略,善鞍马弓剑,为稳定南宋朝政局做出贡献。对这些人,后世评价虽然有褒有贬,有毁有誉,但不能否认吕氏一族风云人物在宋代的政治舞台上格外活跃。他们以卓绝的努力,非凡的功业,为吕氏血脉注入旺健的基因。

  在湛江近代史上,吕氏子孙中可写一笔的是吕成性。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广州湾租界同胞激起一股抗日热潮。西营商会举办支援抗战捐款演出,益智中学的老师吕成性、陈伟民等组织话剧队,从校内到校外的东海、硇洲等地演出《放下你的鞭子》、《重逢》等宣传抗日剧目。1938年年3月,吕成性接任国民党湛江市党部书记长,市党部由赤坎迁西营。1939年,吕成性及益智中学师生校友组织一个业余音乐团体“国魂社”,演出四幕话剧《国魂》进行抗日宣传。吕成性的老宅现在保存完好,吕冠嵘在村民集资款中,专门拿出五万修复这条古街,保护包括吕成性故居在内的街道。同样是抗日,共产党领导的队伍中,吕正操则是在战场上杀敌。日寇进犯冀中,吕正操率领军民进行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战,是坚持人民武装斗争的模范。1955年,吕正操被授予上将军衔,是57位“开国上将”之一。

  正如祠堂前廊柱上的对联:“宗功祖德流芳远,子孝孙贤世泽长”。当今之际,吕冠嵘、吕哲琳等人以“祖德流芳”为己任,在新的时期再建功业。他们宣称:“我们作为后世吕氏子孙以姓吕为豪,秉承先祖优良传统,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自己应有的力量。”

  太公园里的古树,领袖一般昂然矗立,与次生林一起沐风浴雨,并向它们传递着神秘信息。大树下的祠堂,正在续接“宗法教育”的脉迹。每逢年节,吕氏子孙的游神队伍在这里准备,从这里起迄,成为这种古老文化的鲜活遗存。

本文已被阅读过3081次,最近七天780次, 今日 156 次。

讨论区

查看更多评论 (1)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系列报道
娱乐推荐

※ 碧海银沙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碧海银沙"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碧海银沙网站,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碧海银沙网站"。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碧海银沙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碧海银沙网站《图读湛江》编辑部 电话:0759-3398000 。

分享
1503502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