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碧海银沙>图读湛江 >岁月留痕>正文 报料热线:114

两本清代《徐闻县志》

2017-06-07 10:57:55 来源:碧海银沙 我要评论(6)

网购的两本清代《徐闻县志》(均 常 盛摄)

  碧海银沙网讯(图文/常 盛 编辑/棱 枫)5月20日湛江日报探秘版,刊登我 的小文《捧读百年旧县志》,在朋友圈引发关注,文友与我切磋交流,并提供了许多珍贵的资料。

网购的康熙二十六年编纂的《徐闻县志》重抄本

  旧县志竟引发偌大的反响,真想不到,也给我这个外行勇气。索性网购回《康熙徐闻县志》,与原先购买的宣统版《徐闻县志》,两本对比研读。

  两县志各有特点

  据了解,清代及以前编纂的《徐闻县志》,早的是明朝万历年间的,已遗失;清代的有康熙、道光、宣统等几个版本,道光版本也遗失,人们通常阅读的,是宣统三年编纂的。康熙二十六年编纂的《徐闻县志》,也不容易找到了,到岭南师范学院图书馆查询,阙如。

  还好,通过网上查询,找到了《康熙徐闻县志》,购买了一套(上下两册)。

  ——康熙徐闻县志(康熙二十六年阎如珆、吴平、金耳鼎等编纂)。网上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广东通志》重新辑录(书末附有原版的复印页)。另一个是“故宫图书馆藏康熙三十七年刻本,民国二十二年七月北平图书馆重抄”。比较之后可知,《广东通志》收录的康熙版《徐闻县志》,比较齐全,只有个别页缺失。这本县志原分四卷,调整目录后,分成21个分志:县图、疆域、山川、建置、公署、城池、风俗、灾祥、物产、贡赋、学校、祠祀、兵防、职官、名宦、登仕、人物、烈女、流寓、寺观和艺文。

  康熙版《徐闻县志》共369页,全书39776字。

  ——宣统版徐闻县志(宣统三年王辅之、骆克良等编纂)。这本《徐闻县志》,在 “典谟首卷”之后,分为十五卷:舆地、沿革、建置、赋役、学校、秩祀、职官、名宦、流寓、兵防、勋烈、选举、人物、烈女和艺文。原版的这部《徐闻县志》共分八册;复印本分上下两册,页码重排,共832页,总字数19万多字。

  从两部县志的篇幅来看,康熙版的是四卷(加目录重排后才是21卷)近4万书,宣统版的是十五卷(另有卷首的典谟志)19万多字。后者的篇幅比前者多了3.8倍。宣统版的除了卷首的典谟志文献版外,也还比康熙版的多出3.2倍。

康熙徐闻县志页面之一

  这两部清代县志,亦有不同特点。

  ——在知识产权方面,宣统版更注重。两本县志都是清代编纂,相隔时间223年。“康乾盛世” 长达134年,是清朝统治的最高峰。在文化上,也有不少建树。清王朝在康乾盛世之后,渐走下坡路,但某些方面也有发展的。

  从宣统版的序言得知,县令王辅之走马上任一年之内,就筹划了县志的编纂工作。邀请各方绅士乡贤,博采旁征,分类编辑,只用了四个月,就基本完成了这本县志的编纂工作。从“纂修姓氏”来看, “总裁”“总校”“分校”“收掌”“采访”“校对”“监刻”和“誊录”人员,都有记录。有的写上官职和职称。如四位“总校”,分别来自琼州府学、长宁县学、琼山县学和文昌县学的教谕或训导,均是贡生;排在首位的骆克良,是琼州府学教授岁贡生。编纂人员共有79位。

  宣统版县志的出版时间,是在1911年7月,再过几个月,辛亥革命爆发,清王朝的统治被推翻,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宣告结束。这本大变革时期之前夜留下的县志,能对编纂人员详细具名,当时还未有“知识产权”这个概念,但也足见主修者之独特眼光。

  幸存的康熙版县志,目录缺失,序言部分不齐,这与编纂人员不详,可能也有关系。

  ——艺文志记述,康熙版的更显珍贵。两本县志,艺文志都放在最后一卷。从篇幅来看,康熙版5832字,宣统版19580字,后者分量虽大,可其总篇幅是前者的几倍,又经过了220多年的积蓄,不能光从字数的多少来分析其价值。

康熙徐闻县志页面之二

  康熙版的艺文志,辑录的散文7篇诗18首;宣统版中,5篇散文保留了下来,并新增加了12篇共19篇,诗歌有30多首。

  时代越久远,记述越珍贵。如唐代的《元和郡县图志》中记:“汉置左右候官在徐闻县南七里,积货物于此,备其所求以交易有利,故谚曰:‘欲拔贫,诣徐闻’”。“欲拔贫,诣徐闻”这六个字,对于印证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胜过长篇大论。因而觉得,康熙版辑录的文章,尤其珍贵。

  ——详略重点,各有不同。从篇幅来看,康熙版字数只有宣统版的五分一,贡赋志、职官志、登仕志篇幅较大,排在前三位,分别有34页、32页和27页。篇幅排首位的贡赋志,又分杂税、盐课、驿传等,记录详细,有5814字。户口的细目中,记录了元、明及清代不同时期的户口和人数,以及征税的比例。如“康熙二十五年,县原额丁口共九千一百五十七,丁口五分,内除逃亡荒迁无征外,存差并审增丁口共四千零二十五,丁口五分”。这段记录,有户数和人口的变化,有征税的具体要求。贡税关乎国计民生,县志的记录字字到肉。

  宣统版的县志,赋役志58页,字数约7770字,篇幅排在第六位。细目分户口、田赋、均平、杂役、屯田、盐课、鱼课、杂税、仓储、籍田等十类。在杂税中,槟榔税排第一,细分为槟榔青、槟榔碱、槟榔干、槟榔玉等四项,每项定出税率,还有“奉减”数额。槟榔税为什么这么多,附有一段说明:“按旧志雷俗嗜槟榔,合蒌叶食之,宾主婚聘尚此成礼,商自琼南舶海至府城南亭河下发沽。旧无税,因新建城众议抽税佐之城,成税则报入充饷。委官抽收槟榔之税,实在此始”。

  读这段奇特的附言,终于明白,槟榔因与老百姓婚娶大事相关,就设置税费四项,尽管旧时没有,还是师出有名——因“建新城”的需要,是“众议抽税”而不是拍脑袋决定的,“成税则报入充饷”,成为官员薪水来源了,有了这些堂而皇之理由,就开征槟榔税,而且是槟榔一项税四种。清朝之末,国库空虚,加重追收,苛捐杂税之多之繁,真令老百姓苦不堪言。如今,在徐闻乡下,新娘过门,也有吃槟榔的习俗,但都是做个样子,搞个仪式,并不是真的咀嚼槟榔,收槟榔税一事,许多人未必晓得。

  而从篇幅来看,宣统版县志的重点,在舆地志、选举志、艺文志、烈女志和人物志这几项,页数都比赋役志多。

  两本县志关于村名的记载。舆地志中,康熙版记述的村名只有10条,加上8都3乡17社,加起来也就38条。到了宣统版,村名增至748个,加上社、坊、庄、巷,一共764个。这当中的二百多年,徐闻的社会经济有所发展,人口繁衍,村庄也多了。以往名不见经传的村庄,崭露头角,被写到县志中。然而, 就是宣统版县志列入的村名,与徐闻县现在的政区聚落地名1264条、自然地名76条相比,也还是少多了。而且,一条村的内涵,比起以往,也不知丰厚了多少倍。

  时代局限亦明显

  这两本清代县志,囿于时代局限,及当时的经济状况、编纂手段等因素掣肘,用现在的眼光来看,有着明显的不足。

  ——抄袭” 前县志不少。宣统版县志,整个编纂时间才四个多月。“自四月迄八月新志告成”,这几个月,正值盛夏酷暑,聘请的编写人员,集中到县府衙门办公。资料的整理,县情的采访等编辑事务,比较繁重,又没有现在的检索和码字条件。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摇扇煽风,消暑赶蚊,研墨书写,工作效率可想而知。限于人力物力,在这种特定的情况下,对已有的资料,应该无法重新考证,旧县志有的,新县志照搬照抄,这种痕迹十分明显。

  康熙版的记载,徐闻县有兽类十五种:虎、豹、麖、麞、鹿、野猪、箭猪、香狸、穿山甲、狐狸、獭、豺、山犬、啄夜食、山猫等。宣统版的记载,与这一样,只是 “獭”排在末位。
  康熙版“木之产为种十有七”:香树、槐枫、榕、水松、光榔、苦楝、剌桐、樟、猫尾木、木棉、栢、叶楮、山罗、鸡骨香、观音柳、山桂、鹤木。宣统版也是“木之产为种十有七”:山桂、木棉、水松、观音柳、香树、鹤木、枫、榕、槐、光榔、樟刺史、刺桐、猫尾树、鸡骨香、苦楝、栢树、山萝。排序有了变化,开垦与砍伐,原有的林木占有量,已经有了变化。

  以上两项似乎也还说得过去,兽类和植物品种,相对比较稳定。

  康熙版“药之产四十有四”,宣统版“药之产四十有五”,后者比前者只多了一味“荆芥”。徐闻县药材丰富,海产陆产都有,民间应用的中药材不少,业经二百多年的采集和实践,全县的药材品种应该是增加不少,可列入县志的,惟增加“荆芥”,这就说不过去了。这与县志编纂人员,没有深入调查了解,采集情况不全面,有一定的关系。

  宣统版县志对比康熙版县志,这样的“抄袭”还有好几处。如两本县志的 “流寓志”基本一样。皇帝流放逆臣,是明代以前的事,宋代的苏轼、李纲、赵鼎、李光、胡铨,明代的林应聪、汤显祖等,流寓志中记载,这七位名臣流放徐闻或路过徐闻。清代以后,没有这样的事,但二百多年了,这些名臣在当地的影响,他们的诗文有无新的发现等,都没有新的记述。

  —— “徐闻”县名的由来,说法值得存疑。 “徐闻迫海,涛声震荡,曰是安得其徐徐而闻乎,此徐闻所由名也”——康熙版《徐闻县志》关于县名的这个解释(明万历年间欧阳保《雷州府志》始释,嗣后清代编纂的几种《雷州府志》《徐闻县志》则沿袭其记述),影响较广,一直到1989年出版的《湛江市地名志》,还是沿用这个说法 。

  近年来,经过古地名研究专家的考证认为,“徐闻”应是古越语地名,“徐”作壮语的“村”解,“闻”即“汶”字音(今两广的许多地方仍称泉水为汶水),所以徐闻意为有汶水的村,或简称汶村。应以古语释意:徐闻为高亢旱地泉水村。

  湛江的本土文化研究者陈华昌先生对徐闻县内古地名进行考察,发现在徐闻县的一千多条自然村中,有三百九十多条是古代或近代方言地名(其中也有一些是方言和汉语的混合名)。“徐闻”之名作壮语泉水村释意,与县治的地理实际状况和民族活动史实相符合。

  徐闻县始建并得名于西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编纂县志时,离设置徐闻县已有1798年;设置徐闻县离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欧阳保《雷州府志》关于县名“徐徐而闻”的始释,有1725年。这个释义并非古代的,经过一千多年,后人望文生义去阐释县名,并不可信。同是后人,再经四百年后,科学技术进步,考古手段改进,涉猎面更宽更广,现代研究者对徐闻县名的阐释,应该更为可信。“徐徐而闻”的释义,算是徐闻县名来由的一个说法吧。

  ——封建性的糟粕并存。如烈女志,康熙版的有7页1134字,宣统版的更多,有83页16343字,后者的篇幅和入志烈女数量成倍增加。封建礼教对妇女的扼杀,对人性的禁锢,愈演愈烈。细读这一卷的记述,妇女的遭遇让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妇女的解放,是社会进步的尺度。推翻了封建王朝的统治,妇女才甩掉枷锁,翻身解放,逐步取得与男子同等的社会地位。

  旧县志中有黄金

  历史不能复制,县志可作参考。两本清代县志,尽管受编纂年代局限,有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但用辩证法的观点来看,可取之处不少。

  ——“曲谟”文献,可资借鉴。在宣统版中,卷首的曲谟志25页,凡20600字。细读后觉得,典谟卷收录的“御制大清律序”是清代统治者近三百年来,治国理政使民的经验总结。这些封建社会的管理理念,施政要诀,可用分析批判的眼光来审视,剔除糟粕,吸收养分。

  《世宗宪皇帝初登大宝谕外任文武诸君》,从督抚起至州县,分谕总督、谕巡抚、谕督学、谕提督、谕总兵、谕布政司、谕按察司、谕道员、谕副将参将游击等官、谕知府、谕知州知县等十一个不同级别的官员,都有谕示,针对性强,明令约束。

  谕官员之后,又有十一项谕:谕开垦、谕劝农、谕设社仓、谕教士子责成学臣教职、谕老人、谕举贡生生员、礼仪廉耻辨、谕人子毋毁伤肢体、诏禁赌博、劝开垦、谕富户、定训饬州县规条谕、谕富户借贷银米毋重生息、谕宾与典等。

  如“上谕十六条”,提出了许多具体的准则和要求,对立世做人,睦邻相处,遵纪守法,有可取之处:敦孝弟以重人伦,笃宗族以昭雍睦,和乡党以息争讼,重农桑以足衣食,尚节俭以惜财用,隆学校以端士习,黜异端以崇正学,讲法律以儆愚顽,明礼让以厚风俗,务本业以定民志,训弟子以禁非为,息诬告以全善良,诫匿逃以免株连,完钱粮以省催科,联保甲以弥盗贼,解仇忿以重身命。
  ——官方记录,不可替代。一个县的发展历史,各个时期的综合情况,有实物印证和参考资料不少,但县志所起的特殊作用,是不可替代的。县志,体现着编纂时期的行政长官的意见和理念,应该也是全县人民的共识。两本清代《徐闻县志》,在“舆地”“沿革”“建置” 等方面的记述,对比往昔,比较纵横,有着重要的参考意义。“赋役”“兵防”的记述,让后人从一个侧面,了解到税收和军事防御方面的情况,在经济建议和护卫安全方面,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史料。“学校”“秩祀”“职官”“名臣”“选举”“艺文”等的记述,让人了解当时徐闻县的政治和文化方面的情况。

  县图、疆域等方面的标志,对徐闻县范围的古今变迁,一目了然。康熙版县志“徐闻县图”的标志中,外围边界的指向,名称都熟悉,可“东至黄塘九十里至大海”这句, “黄塘”这个村名好生疏,可几本旧县志,都有这个方位记述。

  查阅资料得知,黄塘村在下洋圩南约3公里海滨处,属后海村委会,与县志的记述对上号。据家史记载,南宋绍兴元年(113年),祖先黄唐自福建省福清县迁此定居,取名黄塘。今有黄、李、郑、杨等姓。

  研读县志,古今对比,认识家乡,热爱家乡,建设家乡,满满的正能量。

  ——风俗志中有文章。与文友交流时,文化管理部门的一好友说,他从事非遗申报工作几年,从旧县志的“风俗志”中,得到了许多启示和帮助。

  这让我对风俗志刮目相看。清代县志中,对于徐闻风俗的记述,篇幅不多,但记述下来的,都在沿续,耐人寻味。

  康熙版县志中,关于端午节习俗的描写:端午众往观龙舟竞渡,好事者悬银钱于竿,发舟竞夺之,谓之夺标。是日设菖蒲酒,束角黍祀祖,闾里相馈遗。悬艾虎于门,童子斗百卉。古时端午节的习俗,与现在的大同小异。以前还有儿童在野外玩耍,采花摘草,戏闹蹦跳的场面。

  宣统版县志关于“认同年”的记述:徐俗,女工以机织为快。当良宵明月,机声轧轧,响彻比邻,彼此怡情,咸有闺秀林下风。相传有土歌云:月光光月圆圆,四娘织布在庭旁,足蹈织机响轧轧,手合槟榔认同年。

  这首童谣耳熟能详,我小时候就一直在诵唱。流传广泛,妇孺皆知,在百多年前的县志中,找到记录,真让人兴奋。

关键词:徐闻县志,康熙
本文已被阅读过5565次,最近七天202次, 今日 10 次。

讨论区

查看更多评论 (6)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系列报道
娱乐推荐

※ 碧海银沙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碧海银沙"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碧海银沙网站,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碧海银沙网站"。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碧海银沙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碧海银沙网站《图读湛江》编辑部 电话:0759-3398000 。

分享
1498386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