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碧海银沙>图读湛江 >城乡风貌>正文 报料热线:114

寻访调文村

2017-06-03 10:55:51 来源:碧海银沙 我要评论(36)

颠轿(资料图片 常盛 摄)

  碧海银沙网讯(图文/唐少连 常 盛 编辑/蔚 青)东海岛调文村,离市区十余公里,大路通畅。种田耕海,鱼米之乡。特色年例,闻名遐迩。这个海岛村庄,近年又有了大工业光环的映照。

  这些表象,并不足以囊括调文村的特色。生于斯长于斯,对她的探知,也是只及皮毛。深情凝视这可爱的村庄,才发现其鲜为人知的美丽。

滚刺床(资料图片 常盛 摄)

年例的巡游活动,融入革命传统教育内容(资料图片 常盛 摄)

万人空巷看年例(资料图片 常盛 摄)

1996年春,调文下落村唐四联献资兴建的“调文剧场”(资料图片 常盛 摄)

  村名来历及变迁

  住在东海岛而又姓唐,有人会无不肯定地说:“你在调文村。”

  调文村是东海岛唐姓人的聚集地,全村都姓唐。调文,属东海岛东山镇,在东海岛中部。然而,调文并不是一条村庄,而是村委会的名称,共有6条自然村:新北、下落、中南、联和、山后和东条。全村2200户,12000多人,常住人口7300多人。

  “调文”是泛指,包括了6条自然村,可这个村委会的名字,深得村民厚爱,走出本村,都以“调文”向外人相称;相反,具体的每一条自然村,倒淡化了。

  在老一辈人的口语里,“调文”一直被说成是“调那”。“文”与“那”的发音,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但这并不是口误,而是有着其渊源。

  据长者介绍,调文村原名 “调那村”,1953年,为响应国家的号召,与隔壁的村庄——文参村合为乡,彼此各取村名的第一个字,合称“调文乡”。几年后,乡又变大队,各自成立了“调文大队”“文参大队”,自主管理,“调文”就被沿用下来了。

  “调那”这个古村名,能否寻觅到已逝去的踪迹?

  查阅资料得知,在远古时代,湛江是古壮人的主要居住地之一。湛江的村名中,不少保留有古壮语的痕迹。古壮语的“调”,是山、山林的意思(壮人把有树林的地方也称作山),如遂溪的“调丰”(“ 丰调”的倒装,物产丰富的山)。古壮人称母亲为“那”,他们认为田地就像母亲一样哺育他们,所以也称田地为“那”。自然的,先民就常用“那”来命名村庄。如吴川的“那良”(好田)、雷州的“那灵”(石头田)。语言专家蔡叶青先生认为:“那”是田,“调”是地。据此,“调那”应该是田地之意。

  在我的认知中,“调那”地势平坦,濒临大海,农田不多,何以“田地”来命名?百思不得其解。
  翻阅《调那村始谱》,调那村的先祖,是雷州半岛唐姓的一世祖——雷州府户录承裕青银大夫菽林公的曾孙,雷州半岛唐姓的四世祖——子锡公。北宋年间,子锡公从雷州搬来东海,在距离调文不远的北山村生活。子锡公的孙子搬到调那村,在调那村落地生根,建家立业,繁衍后代。东山的北山村,田地远比调那村的多,先祖命名村庄为调那,是否有怀念原先的居住地的意思呢。

  村里89岁的唐伯才老人的讲解,让我从另一方面找到了答案。以往村旁四周,林木葳蕤,灌木丛生,合抱之木,不计其数。调那,可算是东海岛上的一块绿洲。掩映在苍翠林阴下的田园,生机勃发。海滩旁,村庄边,连片木麻黄一望无尽,郁郁葱葱。林木涵蓄水源,预防干旱,防风护沙消浪,庇荫村舍。“调那”村这块“田地”,乃鱼米之乡,是一块难得的好“田地”。

调文小学(原名海文小学,唐多慧所拟),曾是革命的摇篮,以办夜校的名义传播革命思想(唐少连 摄)

退潮后,海滩涂热闹得像集市,赶小海的村民数不胜数(唐少连 摄)

收获蕃薯(资料图片 常盛 摄 )

收获香附子(资料图片 常盛 摄)

唐多慧纪念馆(唐少连 摄)

  海岛渔村乐趣多

  难得的好“田地”,鱼米之乡,海岛上的绿洲。调文村地理位置优越,特色凸现。古往今来,变化可不小。

  ——别样风情在乡村。调文村濒海,从家到海,步行都不用半个小时。尤其是新北村与下落村,推门见海,临海而居。赶海所得的鱼虾螃蟹海螺蚝仔,还没沥干海水,就到家了。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出海捕鱼、做坪网,是村民的谋生手段之一。听长者介绍,之前,全村约有一半人从事捕捞,要么父子齐上阵,要么夫妻搭档,要么丁壮合作。走进村庄,树荫下、庭院里,织网的、补网的,比比皆是。村民日常的交谈,也大多与捕鱼有关。随着选择 的多元化,出海捕鱼的人相对少了。目前,全村渔船约170艘。出海归来,百帆汇集,渔舟唱晚,渔民成群结队,颇为壮观。鲜鱼活虾,长鳝短蟹,多种海鲜,活蹦乱跳,在岸边村旁,迅速分拣,肩挑车运,运送到各个市场。

  堤坝内外,虾池连片,方塘紧挨,底细莫测。远看似豆腐块,近看一池汪水。一条条对虾,在水底世界游得欢。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陆续有村民投身到养虾业中。高峰时,调文村的养虾面积高达3400亩。随着疏港大道、湛江东海岛铁路的建设,大部分虾池被征用。如今,虾池仅剩几百亩,还有三百亩高养池。

  赶小海的队伍也壮观。调文村周边浅海滩涂将近1万亩。海滩平、沙子软,可骑车,常有小孩在海滩上撒开脚丫子狂奔。退潮后,海滩涂热闹得跟集市似的,赶小海的人络绎不绝。挖螺敲蚝、掘沙虫、翻螃蟹……每天都有1000来人赶小海。

  之前,赶小海的人更多,附近几条村庄的人都三五成群而来。读书时,每到寒暑假、节假日,总能在海里碰上同学,大家都在海里讨生活。每天所获,除了自家吃,大部分卖掉,以此赚学费、生活费,一上岸,就有人收购。

  ——半小时生活圈。调文村与市区隔海相望,北距霞山区仅14.5公里。但这短短的距离,曾严重阻隔村民的出行,制约着村庄的发展。在1958年之前,没有陆路通市区,到霞山得乘船过海。顺风时,一个来小时;逆风时,寸步难行,三四个小时都无法靠岸;暴风雨时,樯倾楫摧,只能望海兴叹。

  1958年建成东海大堤,与陆地连接,东海岛成了一个半岛,村民到霞山,再也不用跋山涉水。地处交通要冲,S288省道从村庄穿过,公共汽车开到家门口。如今,从调文到霞山总站,乘坐城郊公交,24公里,仅需6元,半个小时。自驾更快。即使到麻章、赤坎,走疏港大道,也是半个小时多一点。

  承借着宝钢与中科炼化的发展东风,2012年修建,6车道的疏港大道,如虎添翼,出行更方便快捷。到霞山逛街、购物、喝茶、吃饭,甚至日常买菜,不再是梦。

  ——渔村涂上大工业色彩。“耕海”虽好,桌上有餸,兜里有小钱,但其中的艰辛,不言而喻,弯腰弓背,日晒雨淋。村民常常告诫孩子:“若不好好读书,你以后的人生,就吃苦了。”

  改革开放,社会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远离了孩时的大伙伴——大海,走出大海,走向外面,在异省他乡打拼。热闹的海岛渔村有了别样的风景。不再是清一色的挑箩背笇赶海者、渔民。树荫下,习以为常的家家户户织网的场景也少了。

  近几年,随着东海的开发,渔村涂上大工业色彩。湛江钢铁、中科炼化两大工业航母的落户,及大小水产公司的投产使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往回迁。到湛江东洋水产有限公司仅2.5公里,到宝钢工业区,不足15公里。开辆小电动上下班,既能照顾家里,又不耽误工作。下班早时,若潮水正好,还可以顺路到海里挖点螺,捡些蚝。每天早上七八点,在公路边,总能看到一波波穿着各式工作服,开着小电动,赶去上班的人。

调文联合村唐培国为纪念母亲诞辰92周年,于2006年所建的念母亭(唐少连 摄)

收管族谱的唐昭老人(唐少连 摄)

调文村村旁一瞥(资料图片 常盛 摄)

渔舟唱晚,后面的长虹就是东海跨海大桥(唐少连 摄)

  古老“年例”出新意

  调文村靠海傍“山”,风光旖旎,人文浓厚。调文的姑娘美如水,赶海、持家,勤俭、温柔;调文的少年壮如山,威猛、刚强,冲闯、拼搏,刀山敢上,刺床敢滚。调文人享用着大海的馈赠,也秉承着大海的性格,有平静包容,温顺孝敬的一面,也有奔腾咆哮,气吞山河的一面。

  ——革命村庄英雄多。调文村是远近闻名的湛江市老革命历史村。早在1928年,调那村就是遂溪县乐民武装起义农民自卫军的据点。抗日战争期间,东海岛有153名烈士,排在第一位的,是调文村人——南路人民抗日解放军第三团政委唐多慧。他的英勇故事,代代相传,妇孺皆知。

  唐多慧,1918年3月,生于调文下落村。10岁时,父亲病故。1935年,族中长老用祖尝钱送他进觉民小学读书。受进步校长郑星燕影响,年纪轻轻,立志救国,积极投身救亡洪潮,勇搏激流,带领抗日部队,抵御日、伪、顽军。

  1947年6月5日凌晨,唐多慧指挥同志们伏击经家宅涌向良光方向一路扫荡的敌保十团的一个营。无奈敌军援兵多,敌强我弱,在毙敌50多人,缴获战马一匹的情况下,我部撤到雅道村(化州市良光镇)东北方向的山头时,唐多慧被敌人的一颗机枪流弹射中颈部。这位人民的好儿子,为革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年仅29岁。

  1987年,老革命唐茂高、唐茂真、唐林、唐尚敏等人倡导,在下落村建成了唐多慧纪念馆,三层楼,每层170平方,整个院子10亩。村民及革命人士,常常在此缅怀唐多慧。

  受唐多慧的影响,调文村的进步青年,纷纷加入抗日队伍,投身革命热潮,开办农民夜校,成立调那村游击小组,后被改编为游击队第二徒手中队,为革命事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村旁那座念母亭。在调文联合村的东南面,一座“念母亭”翼然立于路旁的高处。念母亭乃调文联合村唐培国为纪念母亲诞辰92周年,于2006年所建。亭子不大,掩映在一片浓阴中,就在唐培国小时候等待母亲的几棵老榕树处。村民走出家门,齐聚念母亭,聊聊家事、拉拉家常。朴实善良的老人借助东海嫁、雷歌等,唱出所知道的母慈子孝、兄友弟恭的故事。村民在这些有趣的、动人的歌声中受到熏陶,潜移默化地接受教育。

  念母亭,调文人讲究贤孝,弘扬中华传统美德的缩影。1996年春,调文下落村唐四联,献资兴建了“调文剧场”。逢年过节的庆祝活动,唱雷剧,歌舞表演、比赛等,有了场地,传承传统美德有了载体。2012年成立的调文村健身舞队,为村民健身、家庭和睦、婆媳妯娌关系融洽,贡献不少。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妇女走出家门,齐聚广场,伴随着音乐,扭动腰肢,绽放活力,舞动青春。

  ——特色“年例”声名扬。在调文村,年例成了民俗文化节。旧瓶装新酒,增添新元素,营造了欢乐祥和的节日气氛,丰富了村民的节日文化生活,传统民俗文化亦得以传承。

  每年的元宵节,也是调文村的年例。这天,村巷处处,横幅高挂,彩旗飘扬,锣鼓齐动,车水马龙,人头攒动。这天,主人盛情款待,亲朋齐聚,把酒言欢。

  最让亲朋好友着迷的,是年例中的“巡游”活动。慕名远道而来的客人,与村民一道,共享“文化饕餮”。大约早上10点,从龙头的“五显庙”开始,沿着公路巡游,绕村庄一圈,持续3个多小时。装饰一新的名车;生龙活虎、蜿蜒前行的醒狮舞龙;宣传新农村建设、文化教育的彩车;迎风招展、整齐威武的彩旗……规模之大,式样之多,安排之合理,组织之缜密,让观者叹为观止。所到之处,万人空巷,长枪短炮,手机相机,咔嚓不停,争相“狩猎”精彩画面。

  年例的大规模巡游活动,1994年筹建,1995年开始。规模越来越大,样式越来越多。每年都有700多人参加,外加后勤人员、管理人员,约1000人参与其中。2017年,仅名车就48辆,彩车6辆,飘色20张,大幅彩旗220面。二十多年来,每年都是同中有异,异中有同,融入时尚,推陈出新。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年例中增加了“红色娘子军”,融进了革命传统教育内容,令人耳目一新。

  颠轿、穿令箭,都是年例活动中的吸睛节目。然而,真正压轴节目,或许是滚刺床。正月十四,村里的长者带领年轻人,将生长在村子周边的“穿破石”刺砍下来,剔净叶子,长短一致,用红绸扎好。年例这一天,队伍巡游完整个调文村,回到调文剧场,滚刺床开始了。穿破石刺由长者一扎扎码在八仙桌上。铺好,铜锣响起,两个小年轻扛着铜锣,奔跑穿梭在八仙桌间。围得水泄不通的观众的吆喝声、喝彩声,锣鼓声,混杂在一起,广场仿若斗兽场。一爿爿码着的刺,耀武扬威,让人望而却步。然而,几个壮汉,赤裸上身,在他人的协助下,硬是从刺面翻滚而过。好几米长,丝毫没有却步,退缩。

  穿令箭、滚刺床,这些世代相传,从远古走来的神圣民俗,展示了调文人不忘祖训,不畏险阻,披荆斩棘,奋勇直前、敢于创新的精神!

1 2 3 4 5 6 7 8
本文已被阅读过14247次,最近七天56次, 今日 3 次。

讨论区

查看更多评论 (36)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系列报道
娱乐推荐

※ 碧海银沙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碧海银沙"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碧海银沙网站,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碧海银沙网站"。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碧海银沙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碧海银沙网站《图读湛江》编辑部 电话:0759-3398000 。

分享
1506403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