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碧海银沙>图读湛江 >城乡风貌>正文 报料热线:114

寻访东海书院

2017-04-16 09:17:39 来源:碧海银沙 我要评论(0)

东海书院一瞥(常盛 摄)

  碧海银沙网讯(图/黄观弟 常 盛 文/唐少连 编辑/常 盛 蔚 青)小时候,每次跟父母去赶集,总觉得觉民小学校园内的那座红墙红柱子房子特别神秘。长大后,得知那是东海书院,距今已有270多年历史,其盛名曾盖过雷阳书院(岭南师范学院前身),是粤西地区最高的学府。

  近日,有幸几次走进东海书院,对这个书院的兴趣愈发深厚,特地专程寻访。

下课后,同学们在东海书院门前的古榕树旁玩耍(黄观弟 摄)

经乔森路进入东海书院的正门(常盛 摄)

东海书院门前的乔森路(黄观弟 摄)

东海书院的茂荷路(常盛 摄)

  栉风沐雨数百载

  书院门前古树参天,浓荫蔽日,显得宁静而古朴。书院西侧是觉民小学的操场和教室,朗朗书声,响彻校园。端庄雅致而又朝气蓬勃,历史的深厚与时尚的多彩,汇成了东海书院的特有旋律。

  东海书院的所在地原为始建于明朝初年的东山社学。当时,遂溪县共设九所社学,东山社学为其一。清朝初期,受反清复明思想的影响,东山社学更名为东山义学,成为中国南方沿海反清复明义士的重要据点之一。

  到清乾隆十年(1745年),反清复明思想逐渐淡化,东海岛文教之风逐渐浓厚,当地官府在东山义学的基础上兴建了东海书院。据《遂溪旧县志》记载:“东海司方载扬率东海三社绅耆创始捐造,四十七年(注:1782年)巡检刘毓秀合绅士重修,道光十二年(注:1832年)又合东海绅士重建增舍二十余间,田租谷有五十余石,铺户所出膏火钱八十余千文以延师之费。”

  根据《东海书院碑文》描述,扩改建之后的东海书院为典型的四合院建筑结构,院落竹林苍翠,花草芬芳,甫道井然,后院有一座小礼堂,由东西两道拱门而入。书院前面有一口池塘,名曰“书院塘”。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初期,东海书院大致保持原貌,可惜 “文革”十年动乱,书院绝大部分文物已被拆除、损毁,不复存在。书院前厅于1991年重修,并存有“东海书院”横额。

  东海书院于1921年改名为“东海小学”,1935年共产党员郑星燕任校长后改名为“东海觉民小学”,寓意“用革命道理觉醒民众,为中华民族培养和造就无数的革命栋梁”。1941年,在王师贤(中共党员)的倡议下,学校办了一个初中速成班,1942年秋开始逐步办起正规的“东海觉民初级中学”。解放后,学校曾先后改名“雷东县一小”“湛江师范附小”。1961年经湛江市政府批准,恢复原校名东海觉民小学。

  从东山社学、东山义学,到东海书院、东海小学,再到觉民小学,时间跨度超600年,就是从清乾隆十年(1745年)的东海书院至今,也有270多年了。

  东海书院的创建,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整个东海岛文化教育事业的普及和提高,也是整个两广地区才子的汇集之地,培育了不少俊贤。

  在反抗法国殖民统治和革命战争年代,东海书院成为湛江地区重要的革命策源地和地下党活动基地,东海的革命圣火在这里点燃并熊熊燃烧。战争时期的觉民人,在战斗中和地下活动中被杀害英勇牺牲的有唐多惠、庄梅寿、郑开均、王玉颜等27人,幸存的大部分校友身上都留下弹片伤痕。

东海书院的举人路(常盛 摄)

东海书院重修5次,两块镶嵌门框的青石,完整保存了下来(常盛 摄)

倒放在墙壁前的两块蘸墨石槽(常盛 摄)

蘸墨石槽的槽深12厘米,宽20厘米(常盛 摄)

  拭擦蒙尘闻书香

  东海书院历史悠久,人文沉积浓厚,在觉民小学王炳有主任的引导下,我们徜徉校园,来回寻觅,捡珠拾宝,擦洗灰尘,试图领略其往昔辉煌。

  ——“大修义学”等3个石碑。东海书院后院东侧拱门之旁,竖立着3个石碑,石碑并排,安放在简易的砼砌墙框里,特别显眼。每个石碑都有故事,见证着东海书院的历程。

  大修义学碑。排在右起第一的这个石碑,高1.60米(露出地面的部分),宽0.81米,厚0.95米。这个石碑,原来被丢弃在校园的树荫下,被学生践踏,1996年才被收了回来。由于长年踩踏,石碑的碑文已磨损,难于辨认。可石碑顶端“大修义学碑”5个大字,还是清晰可见。东海书院的前身是东山义学。这个石碑的发现,无疑是一个重要的物证。

  东海书院办学碑记。安放在中间的这个石碑,曾被当铺路石块,填埋在校门口的泥路,后被老师发现,捡了回来。这个石碑高1.67米(地面部分),宽0.89米,厚0.12米。由于曾被填埋在水泥混泥土里,石碑碎砂粘附,字迹不清。

  建造义学膏火田碑记。这块石碑,曾被群众拿到田头铺路,庄开芳主任发现后,叫老师搬了回来。石碑高1.17米(地面)、宽0.68米,厚0.09米。这块石碑的发现,印证了《遂溪旧县志》关于“铺户所出膏火钱八十余千文以延师之费”的记载,说明当时群众集资捐款扩建东海书院的积极性、广泛性,和农耕时代筹资办学的主要途径。

  幸存的3个石碑,碑身高,体积大,重量不轻。东海岛不产这种玄武岩石,是湖光或雷州市的英利等地才有。当时交通不便,石条又那么长那么重,车载船运人搬,好不容易才能搬运到海岛。可见当时立碑者对此事之重视。

  ——书院主道乔森路。现在的乔森路,是进入书院的中间主道,宽5.33米,长41米,青石铺设。乔森路东西两侧,还各有一条红砖路,长度相仿,宽度3.8米。左右两旁的红砖路衬托着乔森路,乔森路的宽度比其多1.53米。在校园内,这条乔森路显得特别醒目。

  经乔森路漫步走入,有“斯道觉民”和“觉悟民族”两块青石雕刻的篆字,阐释了东海书院的宗旨。
  据介绍,乔森路原本并不在此,而是在学院的围墙之东,与东山圩中山路相接处。是后人为了纪念这位杰出的“雷州才子”而改建的。

  陈乔森(1833-1905年),原名陈桂林,咸丰十一年(1861年)举人。祖籍赤坎陈屋港,生于麻章镇坑排村。约10岁时,随祖父母一家三代逃荒至东海岛仝及村。陈乔森诗文书画均有较高的艺术造诣,佳作不少。在赴京应考及在京游学期间,与名流张之洞、潘存、邓承修、杨守敬等交往甚密、相互唱和,被誉为“岭南才子”。他多次京试不第,好友潘存替他在户部捐了一个“主事”,公干几个月“因不合其性格而辞”。看破红尘后,他决意回雷州从事教育,前后主讲被广东总督张之洞定为“广东六大书院之一”的雷阳书院30年,桃李满天下。

  书院内还有茂荷路。在小学操场东侧,宽2.5米,长度约20多米。何茂荷,生于清代玄烨帝17年(1678年),东海岛调旧何屋后坡村人,出身贫穷,在外地书院考中举人,无意官场,淡泊名利,毅然回东海东山社学当先生。当时外地的官办有名气的义学社都已晋升为书院(如雷阳书院)。何茂荷据理力争,最终获准东山社学改名东海书院,促使整个东海岛的教育事业的发展和提高。何茂荷在东海书院当主讲,即是院长。

  还有一条举人路。从学院的后门过,路长25.36米。这条路并不宽,只有1.38米。路径不直,曲径通幽,翠竹点缀,绿叶婆娑,桔子金黄,果实撒地,更有出口处的拱形门旁,一棵高挺的法国枇杷树,叶片茂盛,营造着诗一般的意境。这条路是为纪念举人王锡匾而设置的。王锡匾,东海岛北山村人,他经这条路进入书院读书。王锡匾目睹东海盐课司大使扣压盐饷、欺负盐工、迫害盐商、垄断盐市、中饱私囊的罪恶行径,他上书朝廷,促成雷州府罢免了东海盐课司大使的职务。这一哄闹,虽使王锡匾举人仕道官途不畅,但东海书院声誉外扬。

  ——“秀才井”。秀才井有一个传说,学生经校门进入书院时,书院的老秀才打水给他们喝,喝后变聪明了,更会读书了。这口六角井在举人路的出处,书院围墙东北侧。经现场测定:内径1.56米,井沿高出地面0.43米;水深4.84米,井深14.27米。在海岛,古井竟挖这么深;上面两层砌的青石,磨切得十分平整。这哪像古井呀!王炳有主任看出了我们的疑虑,指着围墙外街巷旁10多米远的一口古井说,那口井才是书院以前的“秀才井”,岛民仍在利用。围墙内的这口井,是仿建的。

  ——2条蘸墨石槽。查阅资料得知,这两块蘸墨石槽有着不平凡的经历。清代咸丰年间,著名书画家李实发(东简龙好村人)常在书院苦心磨练,传说书院里的水常被他的画墨染黑。这位著名书画家为书院捐了两条大石槽,方便学子蘸墨洗笔,调色作画。校园里,学子齐聚石槽旁练字作画,比试笔墨,教师现场点评,那种氛围是多么的浓烈。

  二十世纪初,法国殖民主义者入侵东海岛,其统治机构设在东海,首先占领的便是东海书院。殖民者在书院后方建兵营马厩和炮楼,并抢取两条大石槽,作为其军马饮水喂料槽。进而强行将书院的“荷茂路”及荷池北面的空地改造为跑马场,甚至用“红毛土”筑硬底官道,企图拆除书院大殿。他们的罪恶行径激起东海人的极大愤慨,以“东海书柜公”和唐氏董事长为首,带领师生及学生家长围着法兵营抗议,要求索回蘸墨石槽。

  踏访那天,王炳有主任带领我们详细看了那两条石槽。石槽一字儿拼起倒放在书院大门东侧墙壁旁。因为倒放,蘸墨池在底下,石槽又过于沉重,我们撬不起来。但俯身低头看,看到了一条石槽的U型蘸墨池。经测量,这条石槽的蘸墨池宽20厘米,中间深12厘米,长2.05米——这条石槽有断痕,并不是原来的长度。另一条石槽,宽0.36米,高0.32米,长2.95米——是完整的长度。

  雷歌唱道:“觉民前身是书院,始建乾隆十年间,历经沧桑二百载,校史文明现和前”。踏访时看到的书院遗址和相关文物,让我们真切感悟着东海书院的人文底蕴,沉浸在浓郁的书香中。

大修义学碑(常盛 摄)

这三块石碑是2014年安放在这里的(常盛 摄)

测量“秀才井”(黄观弟 摄)

东海书院成了国学研读与传播的重要基地(黄观弟 摄)

觉民中学的乔森路(常盛 摄)

放学了(黄观弟 摄)

  薪火相传育英才

  在寻访中,我们欣喜看到,东海书院虽经五次重修,但修旧如旧,原貌基本上保存了下来。大门的门槛石还是当年的。两块凹字型的青石,长80厘米,宽42厘米,高17厘米,嵌着两侧的门框,在装饰一新的大宅门中,质朴端庄,十分突出,象征着东海书院基石稳固。两百多年来,东海书院的精神薪火不断,世代相传。

  传承书院文化,吸纳书院文化之精髓,广育东海群芳。在悠久的历史文化沉淀中,“斯道觉民”升华成为“先学习、先知理、先觉悟、先立志、敢革命、敢觉民、敢拼搏、敢创新”的“四先四敢”觉民精神。

  战火纷飞的年代,“觉民人”(觉民小学的校董、师生),为了唤觉“昏睡百年”的国人,收集马列书籍和进步书刊,组织读书会,努力提高自身的革命理论水平,树立革命人生观。他们用鲜血和生命给“斯道觉民”染上革命的底色。

  和平的年代,书院的教育薪火,依然在“觉民人”身上传递。教职工同心协力,培英育秀,学生勤学苦练,全面发展。几十年的栉风沐雨,几十年的薪火相传,如今的觉民小学,占地21亩多,1600多名学生,成为东海岛乃至开发区,屈指可数的名校,成为师生、家长向往的学校。

  觉民中学,亦曾在东海书院有过一段办学历史。虽然在1954年,觉民中学搬迁新校址,但东海书院的文化精髓、书院精神,一直浸染着觉民中学。如今,步入觉民中学,随处可见东海书院的影子。有关“斯道觉民”的雕塑,比比皆是。校园里更是别出心裁地设计了一座“觉园”,构建了万章篇、师道亭、乔森路等11个景点,让学生在耳濡目染中,铭记书院精神,从师闻道,自省思道,成人成才。

  “觉民教育”发扬光大。2014年10月,东海书院迎来了第五次重修。书院的原貌得以重现,古风遗韵得以恢复,东海书院成了开发区国学研读与传播的重要基地。师生传承国学,传承传统,明德、循道、正觉、悟民。

  开发区教育局依托书院文化提出的“觉民教育”,让东海书院的薪火,发扬光大。冷清数载,沉寂多年的东海书院,重归热闹,焕发生机。

1 2 3 4 5 6 7 8
关键词:东海书院,社学
本文已被阅读过10041次,最近七天30次, 今日 1 次。

讨论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系列报道
娱乐推荐

※ 碧海银沙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碧海银沙"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碧海银沙网站,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碧海银沙网站"。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碧海银沙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碧海银沙网站《图读湛江》编辑部 电话:0759-3398000 。

分享
1506449885